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文娛新聞  > 正文

醫學(xué)生做音樂(lè )登上《歌手》舞臺,網(wǎng)上走紅也不改他們低調寫(xiě)歌演出

作者: 來(lái)源: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4-06-28 14:54

Fine樂(lè )團是誰(shuí)?大多數人聽(tīng)到這個(gè)名字會(huì )有點(diǎn)蒙,但他們的《呼吸決定》《沒(méi)有人不比我快樂(lè )》等歌曲,在短視頻平臺上幾乎無(wú)人不知。不久前,他們在《歌手2024》的揭榜賽上挑戰孫楠,讓不少觀(guān)眾認識了這組低調的獨立音樂(lè )人。近日,Fine樂(lè )團的最新專(zhuān)輯《廢墟游樂(lè )》陸續在音樂(lè )平臺上線(xiàn),主唱喬西、詞曲創(chuàng )作劉冠南接受了本報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,談?wù)勊麄儚尼t學(xué)生“轉行”音樂(lè )人的心路歷程。

Fine樂(lè )團在演出。

挑戰孫楠開(kāi)啟電視綜藝首秀

《歌手2024》是Fine樂(lè )團參加并播出的第一個(gè)綜藝,這個(gè)起點(diǎn)可謂相當高。

Fine樂(lè )團主唱喬西回憶,他們是在參加揭榜賽一周前的周五,也就是離直播剛好一周的時(shí)間,才接到節目組的邀約。雖然Fine樂(lè )團有很多傳播量極高的歌曲,《呼吸決定》《沒(méi)有人不比我快樂(lè )》《想淋雨就別走》等作品在巡演和音樂(lè )節上唱了無(wú)數次,也是短視頻平臺上不少人“二創(chuàng )”和翻唱的素材,但他們從沒(méi)上過(guò)電視綜藝。而那一段時(shí)間,也是《歌手2024》因“真直播、全開(kāi)麥”等競演話(huà)題,最受觀(guān)眾矚目的時(shí)候。

就在《歌手2024》揭榜賽的直播現場(chǎng),Fine樂(lè )團得知,在微博發(fā)起的限時(shí)投票中,網(wǎng)友票選他們對戰孫楠?!爸肋@個(gè)消息時(shí)我們還比較平靜,覺(jué)得能把自己的歌完成好就很成功?!睕](méi)想到站上舞臺時(shí),喬西忽然開(kāi)始緊張,“我并不是因為要全開(kāi)麥演唱而緊張,我們的每一場(chǎng)演出都是這樣完成的,而是《歌手》的舞臺實(shí)在有魔力,站在那兒就會(huì )情不自禁地緊張?!?/p>

最終,Fine樂(lè )團出色地唱完了代表作《呼吸決定》,卻在現場(chǎng)500位大眾聽(tīng)審和云端500位國際大眾聽(tīng)審的投票中,惜敗于孫楠?!拔覀兊膶κ謱O楠老師確實(shí)厲害,他的情感、他的技術(shù)都讓我們震撼?!盕ine樂(lè )團詞曲創(chuàng )作劉冠南說(shuō),在《歌手2024》上一輪游,說(shuō)沒(méi)遺憾是不可能的,“遺憾的并不是我們輸了,更多的遺憾是不能繼續把我們自己的歌唱給大家聽(tīng)?!?/p>

從醫學(xué)生毅然轉型做音樂(lè )

Fine樂(lè )團是一支成立于校園的獨立樂(lè )團,但喬西與劉冠南并非音樂(lè )科班出身,而是醫學(xué)生。

2012年,喬西與劉冠南還在西南醫科大學(xué)讀書(shū),那一年的校園歌手大賽上,劉冠南聽(tīng)到喬西高亮又清新的音色,便邀請她嘗試演唱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歌曲?!爱敃r(shí)我們都沒(méi)畢業(yè),抱著(zhù)玩音樂(lè )的心態(tài)組樂(lè )團,嘗試唱冠南寫(xiě)的歌?!眴涛髡f(shuō),2015年,他們組成“Fine樂(lè )團”,把寫(xiě)好、錄好的歌合成第一張專(zhuān)輯《I'm sorry》。這張專(zhuān)輯錄得比較簡(jiǎn)單,就像所有獨立音樂(lè )人、獨立樂(lè )團一樣,他們把專(zhuān)輯發(fā)布在了網(wǎng)易云音樂(lè )上。

2017年,喬西正在讀研究生,劉冠南已經(jīng)畢業(yè)??吹桨l(fā)在網(wǎng)上的歌吸引了不少聽(tīng)眾,兩個(gè)人決定辦一場(chǎng)演出。二人在成都訂場(chǎng)地、聯(lián)系票務(wù)售票,并沒(méi)做太多太復雜的準備,一千多張票竟然很順利就賣(mài)光了。演出中,熱烈的現場(chǎng)氣氛感染著(zhù)臺上的喬西和劉冠南,他們決定:專(zhuān)職做音樂(lè )!

一直以來(lái),喬西和劉冠南雖然熱愛(ài)音樂(lè ),但都沒(méi)有受過(guò)專(zhuān)業(yè)的音樂(lè )訓練,劉冠南的吉他還是在大學(xué)期間才學(xué)的。喬西從小就喜歡唱歌,天生一副好嗓子,初中時(shí)曾想當藝術(shù)生學(xué)音樂(lè ),但她的家人不同意。直到2017年他們決定專(zhuān)職做音樂(lè )時(shí),父母還是對她的選擇有所保留,“畢竟我能在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里找一個(gè)很不錯的工作,爸爸媽媽覺(jué)得唱歌這個(gè)工作太不穩定?!北M管都或多或少地遇到了來(lái)自家里的阻力,喬西和劉冠南依舊堅持自己的選擇。

打動(dòng)不了自己就不再碰音樂(lè )

自樂(lè )團成軍以來(lái),他們的生活就是安靜地寫(xiě)歌、唱歌,可連他們自己都沒(méi)想到的是,Fine樂(lè )團的歌會(huì )在短視頻時(shí)代如此爆火。

最熱門(mén)的《呼吸決定》收錄在Fine樂(lè )團2015年的第一張專(zhuān)輯里。2017年前后,在斗魚(yú)、虎牙等初代直播平臺剛流行時(shí),這首歌就成了直播間的熱歌,后來(lái)席卷各大直播平臺,《創(chuàng )造營(yíng)》等選秀、偶像綜藝也開(kāi)始選Fine樂(lè )團的歌翻唱和表演。在注重流量的時(shí)代,Fine樂(lè )團的“數據”早已相當可觀(guān),但他們二人依舊低調,直到今年才開(kāi)始參加一些音樂(lè )屬性強的綜藝?!翱赡苁俏覀兊囊魳?lè )比較適合在這些平臺傳播吧?!眲⒐谀险f(shuō),作為一個(gè)樂(lè )團,他們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連經(jīng)紀人、團隊都沒(méi)有,更別說(shuō)去做歌曲的宣傳,創(chuàng )作與表演是他們唯一的生活重心。

這些年來(lái),劉冠南一直堅持:“如果有一天,我寫(xiě)的東西打動(dòng)不了自己,就肯定不會(huì )再碰音樂(lè )?!彼麄冏钚峦瞥龅膶?zhuān)輯《廢墟游樂(lè )》也是一樣,“游樂(lè )指的是游樂(lè )場(chǎng),廢墟和游樂(lè )是一對糾結又對立的狀態(tài),但我覺(jué)得每個(gè)人都會(huì )處在這種矛盾的狀態(tài)中?!眲⒐谀险f(shuō),每個(gè)人的內心都有自己的“廢墟”,也有自己的“游樂(lè )”,不同的狀態(tài)就幻化在不同的歌曲中。

“在我看來(lái)音樂(lè )是情感的表達,其他的諸如手法、理論,都只是手段和載體而已,怎么使用因人而異,但藝術(shù)終究要回歸情感?!边@是劉冠南的創(chuàng )作理念,相信也是Fine樂(lè )團打動(dòng)聽(tīng)眾的最主要原因。(記者 韓軒)


責任編輯:
荊彥茹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