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(wǎng)  >  單縣  > 正文

單縣法院:能動(dòng)司法寫(xiě)好為民服務(wù)“大文章”

作者: 胡德光 來(lái)源: 菏澤日報 發(fā)表時(shí)間: 2024-06-28 09:43

“爸爸去哪了?爸爸什么時(shí)候回來(lái)呀?”日前,上五年級的蘭蘭(化名)抱著(zhù)媽媽的胳膊小聲說(shuō)。

蘭蘭是單縣法院辦理的一起刑附民案件被告人張某的大女兒,這件事情的起因還要從兩年前說(shuō)起。

2022年6月25日19時(shí)許,被告人張某因瑣事與劉某發(fā)生口角。劉某的親戚趙某到現場(chǎng)后,與張某發(fā)生肢體沖突。經(jīng)鑒定,趙某右手第五掌骨骨折,右眼眶內側壁骨骨折,其損傷程度構成輕傷二級。張某的損傷程度為輕微傷。檢察院以張某故意傷害向法院提起公訴。

2023年3月15日,趙某向法院提交刑事附帶民事起訴狀,要求被告張某賠償醫療費、護理費、誤工費、交通費、營(yíng)養費等共計4萬(wàn)元。

由于互相仇視,案發(fā)后當事人一直沒(méi)有溝通調解過(guò)。承辦法官基于多年辦案經(jīng)驗認為,雙方過(guò)去并無(wú)恩怨,只是因一時(shí)沖動(dòng)而激發(fā)的矛盾,完全可以先走調解這條路。且被告人家里有四個(gè)孩子,最大的不過(guò)十一歲,最小的剛滿(mǎn)一歲,張某在外務(wù)工的收入是這個(gè)家里唯一的經(jīng)濟來(lái)源,生活相對貧困。如果原告同意減少一些賠償款,那么還是很有希望調解成功。

基調定了,辦案團隊隨即開(kāi)展調解工作,通過(guò)給當事人及家屬反復講事實(shí)、擺道理,闡釋法理人情,雙方的對抗情緒明顯下降。

趁熱打鐵,辦案團隊一行人帶著(zhù)原告趕赴被告家里實(shí)地走訪(fǎng)。

進(jìn)到屋內,一墻的獎狀吸引了在場(chǎng)人的目光。被告的大女兒蘭蘭上五年級,成績(jì)優(yōu)異。學(xué)校老師反饋,因為爸爸的事,蘭蘭最近成績(jì)波動(dòng)較大。從張某家里出來(lái),趙某也許受到觸動(dòng),對辦案團隊說(shuō):“我也是一位父親,法官同志,這件事我也有錯,其他的不說(shuō)了,只要他們賠償我治療期間的實(shí)際花費,我就諒解他?!?/p>

三天后,雙方在辦案團隊的見(jiàn)證下握手言和并簽署賠償協(xié)議,張某向趙某一次性付款18000元,趙某則自愿撤回附帶民事訴訟并出具諒解書(shū)。最終,單縣法院基于被告人自愿認罪認罰、取得被害人諒解等情節,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張某有期徒刑八個(gè)月,緩刑一年。該案從立案到報結共用時(shí)20天。

近年來(lái),單縣法院按照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思想,深入推進(jìn)訴源治理工作,探索建立了“6311”訴源治理工作體系。針對矛盾多發(fā)領(lǐng)域,不斷加強協(xié)調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建設,與司法行政部門(mén)建立協(xié)調機制,推進(jìn)94名村居法律顧問(wèn)、105名調解員入駐了調解平臺,加強了人民法院調解平臺的運行工作力度,有力增強了人民群眾的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,成為單縣訴源治理工作的亮點(diǎn)。

良法立,則善治成;善治成,則人心定;人心定,則國家與社會(huì )安。單縣法院負責同志表示,多年來(lái)的司法實(shí)踐表明,調解越來(lái)越成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案件的最優(yōu)解,將調解充分有效應用到案件中,對于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,化解社會(huì )矛盾,緩解執行壓力,維護社會(huì )大局穩定,具有深遠意義。

通訊員 李振陽(yáng) 闞洪惠 記者 胡德光

責任編輯:
分享到:
中共菏澤市委網(wǎng)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:37120180017
網(wǎng)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(wǎng)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(wǎng)